<cite id="dtxlf"><span id="dtxlf"></span></cite>
        <form id="dtxlf"><span id="dtxlf"></span></form>

        <cite id="dtxlf"><strike id="dtxlf"><thead id="dtxlf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        <del id="dtxlf"><output id="dtxlf"></output></del>

        <dfn id="dtxlf"><strike id="dtxlf"></strike></dfn>

          <nobr id="dtxlf"><ruby id="dtxlf"></ruby></nobr>

          余華:文學作品進入語文教材,會丟失其開放性

          [日期:2021-04-25] 作者:語文組 次瀏覽 [字體: ]
          最近,一篇名為《蕭紅入編課本的不幸遭遇》在網上流傳,這篇文章的作者郭玉斌稱,他比對發現2019年“人教版”小學《語文》課本三年級下冊《火燒云》一課,存在對蕭紅原文本的改編行為。在4月23日舉行的作家余華線下活動中,他也談及名作家作品在課本中的遭遇這個話題。余華認為,“文學作品的價值在于它的開放性,不同的人在里面有不同的感受,這才是文學作品的意義。但是進入語文教材以后,文學作品又變成一種被固定的、封閉性的空間?!?/span>

          郭玉斌在《蕭紅入編課本的不幸遭遇》中指出:它宣稱選自《呼蘭河傳》,卻與原作出入極大,節選部分不足八百字的原文,被刪去了二百多字,就是剩下的四分之三篇幅也被改動多達百余處。

          參與國家統編教材編寫、統稿的北京市特級教師、北京大學語文教育研究所研究員、首師大特聘碩士生導師陳維賢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談道:“任何素材進入課本,都有可能進行一定的改動。文學作品再好,進入教材,不一定完全合適,進行改動是很正常的?!M入教材,必須符合典范的標準。文章里面寫的,好多地方不符合現代用語習慣。小孩要學規范的語言,所以小學課本中的改動稍微多一點。選進教材的,無論是內容還是藝術手法,肯定都非常好。但是這個好,也不一定適合這個年齡階段的學生。高中有辨別能力了,就盡量地保持原貌,加一些注釋。大學,更可以這樣。所以不同階段是不一樣的?!?/span>

          在4月23日舉行的作家余華線下活動中,談及名作家作品在課本中的遭遇這個話題,相比于蕭紅《火燒云》,余華作品的“命運”似乎更坎坷一些,他的《十八歲出門遠行》曾被人教社高中語文收進教材,沒幾年就被踢出去了。人教社編輯室主任對余華說,這個作品學生們普遍反映讀不懂。余華說,“后來有一年廣東高考的時候,把《十八歲出門遠行》作為一個題目考,說全答錯了。我就很好奇,我去查語文老師為《十八歲出門遠行》寫的教案,所有教案看下來以后,我覺得真是分析得非常好,但說實話,讓我考的話肯定也不及格?!?/span>

          余華用了一個形象的比喻來談文學和語文的關系:“文學可以說是在前面沖鋒陷陣的,而語文是下來摘桃子,只要能夠進入語文課本的,起碼在文學上他們認為比較安全的東西,喜不喜歡是另外一回事,但在質量上是相對安全的。問題是,文學作品的價值在于它的開放性,不同的人在里面有不同的感受,這才是文學作品的意義。但是進入語文以后,文學作品又變成一種被固定的、封閉性的空間,老師們用封閉的方式去教學生?!?/span>
          “我不知道現在課文里面還有沒有魯迅先生的《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》,反正我小時候被教育說,這篇文章反映的是魯迅在百草園童年多么歡樂,到三味書屋進入封建主義什么的。我后來重讀魯迅,再讀《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》,我覺得后來在三味書屋魯迅仍然很歡樂,只不過環境變了,但是孩子天真歡樂的天性是任何力量都無法壓制的??墒菫槭裁次覀儼阉沁呉??所以我覺得,一部文學作品進入課本以后是好是壞很難說,在某種程度上未必是一件好事?!庇嗳A說。

          (來源:澎湃新聞)

          丰满人妻大屁股_无码AV免费专区先锋_超碰日本爆乳中文字乱妇_韩国A级毛片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