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dtxlf"><span id="dtxlf"></span></cite>
        <form id="dtxlf"><span id="dtxlf"></span></form>

        <cite id="dtxlf"><strike id="dtxlf"><thead id="dtxlf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        <del id="dtxlf"><output id="dtxlf"></output></del>

        <dfn id="dtxlf"><strike id="dtxlf"></strike></dfn>

          <nobr id="dtxlf"><ruby id="dtxlf"></ruby></nobr>

          最美的語言

          [日期:2024-04-05] 作者:語文組 次瀏覽 [字體: ]

          最美的語言

          2025屆15班:熊梓然  指導教師:張露

          城市里,汽車陣陣的鳴笛,不知是否在抵御略帶春寒的天明。陣陣轟鳴,我也很久沒有聽見他們是否在驚慌的低吟。

          高出的是山,圍抱著;低下去的是窩,鑲嵌著,我的老家。東風,把新生的春陽向它懷里吹去,雪花融成雨水,小時候,便走進又一個春天,喚回了燕子。

          在青石小路旁,是青瓦土墻的老屋。當柳絲抽芽,老一輩的人總把屋門敞開,說是為了迎接燕子。他們端坐在椅上,那神色的確也要望眼欲穿了。他們堅信,那是春來的語言。

          燕子在空中暢游,宣誓春的頌歌。它們所來,引起群花的尖叫。老一輩人的掛念,也成它們目的地的定位。啾啾亂鳴,呢喃細語,停在西閣,落在東梁。他們的滿心歡喜都得向鄰家吹噓:“我家留住燕子啦!”

          兒時,便會覺得燕子的嘰喳輕語,是最好聽的語言,象征著春、福氣以及剛起頭的希望。

          清晨,略帶春寒,升騰著冷氣。小路也換了新,可不知哪里,想起霸道、轟隆的機械聲。但一切都是新的。家里人荷鋤入田,忙碌去了,梁間燕子也未閑,飛去拾撿細枝,口銜黏土,身姿翩然,看得屋下的我眼睛直眨巴。

          不久,太陽也要收盡光芒,村莊升起裊裊炊煙,田里耕作的人也歸家,燕子的窩也坐落在了房屋一角,響起了喳喳的慶祝,夕陽倚山,布谷,麻雀也飛來飛去,打量著這新巢,唱起最美的語言,在日落黃昏中,烙下吻痕。

          春去秋來,時間的變化總讓人恍惚??纱簛?,燕回,它依然會想起這里。盡管身體半含煙雨,半含沙??罩械牡鸵鳒\唱,無疑也是這世上最美的語言。

          只是,我離開了老家。城市中,暗涌著發展的洪流,燈光絢麗,大路行車,春的殷切,慢慢減緩。樹青依舊,花紅依舊,而多久又沒再見燕子呢?

          農村的土墻,又在新修,屹立高樓。墓地荒冢,又被時光蒙上一層灰,好似在腌制一副過時的舊殼。當東風的暖陽,不再是家的風向標,燕子是否能夠飛過那棟高樓?驚慌著在罅隙中左右徘徊,它們是否會再愛著春?

          它們也許不懂,為何一切都會變得陌生,以至另尋它地,但它們總會再次由心的說出,那最美的語言——春天來了!

          上一條:越腔越韻自多情
          下一條:原創歌詞
          丰满人妻大屁股_无码AV免费专区先锋_超碰日本爆乳中文字乱妇_韩国A级毛片在线观看